发新帖

警方调查格斗孤儿,事件全程回顾,铁笼中表演视频疯传网络,真相揭晓

深圳港 1月前 62


昨天,一段讲述“格斗孤儿”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网友热议。视频中介绍了两名失去了双亲,无依无靠的小男孩小龙和小吾的故事,两人今年都是14岁,同样来自四川凉山。如今被成都的一家格斗俱乐部收养,每天练习综合格斗术。两个孩子偶尔会参加商业演出,在擂台上比赛,甚至受伤见血。

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像小龙和小吾这样失去双亲、无依无靠被成都恩波格斗俱乐部收养的孩子有400多个,他们之所以愿意在此接受艰苦的格斗训练,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正如孩子们坦言,“这边伙食比家里好,有牛肉、鸡蛋,家里只有洋芋。如果我回到家里,可能要干苦活儿。”由此也不难想象那些贫困山区孤儿缺衣少食的困苦,出于生计的考虑俨然很难有更好的选择。

从报道可以看出,俱乐部之所以收养这些“格斗孤儿”,与创始人恩波的出生和经历不无关系,恩波8岁丧父、18岁开始练习散打,后来成为一名武警战士,并曾在武警阿坝州支队举行的军事大比武中荣获“单双杠、擒拿格斗”双冠军。而他在服役期间下基层做军事指导时,经常会看到一些孤儿在山上、街边游荡,因而在退役创办格斗俱乐部之后,便萌生了收养这些孤儿的想法,以免他们因缺失良好教育、引导走上邪路,善意动机显然也值得赞赏,据称不少孩子这里走出去,或经商或当上武警,有的还成了全国散打冠军,这就更让人感到欣慰。

只是欣慰之余,又难免让人心生更多期待:这些孤儿的选择能否不只有“格斗”?他们能不能或者说有没有别的选择?能否寻找一条可以让他们不必非得为温饱而必须做“格斗孤儿”的路径?这不仅因为格斗是一个相当艰苦并且潜藏很大风险的职业,而且正如不少网友所担心的那样,孩子从小专注于格斗训练而没有学习文化知识的机会,将来会不会陷于新的生存危机?何况,这些孩子也完全应该拥有接受国家义务教育的权利,社会有责任帮助他们接受良好教育、实现全面发展。

诚然,对于这些出身贫困山区的孤儿来说,上学、成才、追求自己的梦想是件很奢侈的事儿,但越是如此越需要政府、社会做出更多担当,特别在越来越重视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和大力推进精准扶贫的今天,我们更有必要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帮助他们破解生存困局、避免游走于社会的边缘,让他们的选择可以更多元、让他们的生活有更多保障、让他们的人生同样有尊严,未来同样有出彩的机会,这也是社会大家庭应有的关怀和温暖。

近日,媒体报道的一段关于“格斗孤儿”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视频中称两个失去双亲的凉山孩子被成都一家格斗俱乐部收养,平时练习综合格斗,还偶尔参加商业演出。有网友赞同这一做法,同时也有人质疑俱乐部是否能保障孩子权益。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成都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了解到,目前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民政部门会根据调查结果再确定进一步救助措施。成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称,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开展相应工作。俱乐部方回应称,孩子没有参加任何商业演出,已向警方提供材料。

“格斗孤儿”引发热议

根据媒体报道,两个来自凉山的孩子失去双亲,被成都一家格斗俱乐部收养,名叫小龙和小吾的两个男孩都是14岁,被收养后每天练习综合格斗。

两人坦言,尽管在俱乐部训练艰苦,但是生活不用自己花钱,相比在凉山老家只能吃洋芋,在俱乐部则可以吃到牛肉和鸡蛋。

除了小龙和小吾外,媒体称这家格斗俱乐部先后收养了400多个孩子训练格斗,孩子们多失去双亲,或者生活失去依靠。

此外视频中称,孩子们在参加训练之余还会参加商业演出,其中有画面显示,两个孩子在一个铁笼子里进行格斗,且在搏斗中受伤。

视频经网上传播后引发热议,有人赞同俱乐部这一做法,认为学习格斗也是孩子的一技之长,而且在俱乐部要比在老家生活条件好很多。但也有人质疑称,孩子在俱乐部没有办法接受义务教育,俱乐部此举是在利用孩子赚钱。

根据北青报此前报道,俱乐部收养这些“格斗孤儿”,是创始人恩波的想法。恩波此前做过武警,退伍后通过从事建筑工程积攒了一些资金,组建了一支武术散打队,开始招收孤儿进行培训。

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就网上热传的凉山“格斗孤儿”事件,21日北青报记者联系了成都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胡处长对北青报记者称,按照《收养法》的规定,收养登记等手续要在流浪儿童的户籍所在地办理。而对于俱乐部是否具备相应的收养资质,以及收养的孩子是否已经办理了完善的收养手续,胡处长表示,机构的问题应该属于公安局调查,而收养登记属于凉山州民政局管。“对于在成都的外地户口的孤儿,会提供救助。但需要等公安局的调查结束以后,再确定进一步的救助措施,符合什么条件,该救助的我们肯定会进行救助。”

成都市教育局宣教处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回应称,教育部门无权干涉格斗俱乐部,应由民政方面来进行相关调查。而因为孩子来自凉山,如果孩子户籍仍在凉山的话,如违反义务教育规定,应由凉山州教育局部门追究相关责任。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如果孩子需要在成都上学,需要办理居住证等相关手续,符合条件可以入学。

成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称,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开展相应工作,具体情况现在不方便对外透露。

记者昨天试图联系凉山州民政局以及凉山州教育局,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俱乐部称从未参加商演

对于网上的种种质疑,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恩波格斗俱乐部的运营总监朱光辉。朱光辉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在进行调查,俱乐部方面也把相关材料提交给警方。

对于俱乐部的收养资格,朱光辉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收养孩子的所有手续都是正规合法的。

而很多网友质疑,孩子未成年便参加商业比赛,这种比赛可能带有盈利性质,孩子则成为俱乐部“赚钱的工具”。朱光辉坚决否认了这种说法:“他们没有参加任何商演活动,视频里面的内容是经过剪辑的。”朱光辉解释,视频中的场景是孩子们受邀参加的综合格斗的项目推介表演,“当时正好有一个肘部碰到鼻子的镜头,如果是比赛的话,因为比赛很激烈的,所以是要求戴护具的,而当时只是教练来教,孩子们做演示。”朱光辉同时表示,只有成年人才有资质参加各类比赛。

对于视频中有教练提及孩子有出场费的问题,朱光辉回应称,出场费是成年运动员的出场费,而非收养的孩子。此外,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朱光辉称,俱乐部也请了老师来给孩子们上课。“因为有很多孩子不会汉语,所以也特意请了彝语老师、藏语老师,还有国学老师来教课,基本的课程肯定都会完成,在俱乐部接受的教育也是非常完整的。”

这两天,有一个关于格斗孤儿的视频火了。大概从两天前开始,Lydia的朋友圈就被这个视频刷屏了,转发它的,大多是格斗选手,也有少数格斗圈的其他从业者。


大家转发时的心情是这样的。

视频讲述故事是这样的:主角是我们都很熟悉的职业俱乐部——恩波格斗,创始人恩波先生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先后收养了400多名来自四川农村的孤儿,免费提供食宿,免费教他们打拳,带着他们打比赛。

视频里最触动我的是,那些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的孩子,眼睛里放着光,对记者说:“我的梦想,是拿到UFC的金腰带。”

QQ截图20170723145430.png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恩波先生把那些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甚至风餐露宿、无家可归的孩子们收养过来,让他们吃上了牦牛肉,喝上了纯牛奶,穿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学到了赖以傍身的技能,最重要的是,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了梦想的种子。

我想任何一个熟悉格斗运动,懂得格斗运动,热爱格斗运动的人,看到都会泪目吧。

我当时还和同事说,这个视频拍的真好,直击人心,反映现实。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嫩了。

周六上午我还没起床,微信上就收到了良衫薄老师发给我的几张截图。睡到自然醒的好心情瞬间被扫荡一空。

更有甚者,说恩波是为了让这些小孩子参加“商演”给俱乐部挣钱。

那么我们来看看,中央电视台曾经对于恩波的专题报道。

我来划个重点。

“恩波不仅仅是教孩子们学武术,还聘请了专业院校的老师来给孩子们补习文化课。在俱乐部,每天上午是训练,下午和晚上,所有人都要根据年龄大小,分班学习文化课。”

“17年的时间里,从这里走出了200多名学生,他们有的已经成为了专业运动员,有的成为了警察,有的当了兵,恩波的心血没有白费。”

想对那些喷子们说一声

对不起,你们恶毒的诅咒没有成为现实

我想说的是,假如这些孩子们练的是足球、篮球、乒乓球等等体育项目,还会惹出这么大的争议吗?可是MMA也不过只是一项体育运动罢了,它和其他的体育运动从本质上讲没有任何分别。

事实上,在2016年10月,英国权威研究机构贝内登医院发表的一份关于运动损伤的调查报告中,最容易受伤的运动前三名分别是足球、跑步、橄榄球。而武术的排名甚至是在网球、健身、游泳这些并不存在高强度身体对抗的运动项目之后。

我们的社会,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摒弃成见看问题?

最后再送给大家一个视频吧。Lydia是个女孩,个性软弱,时常胆怯。但是我热爱格斗这项运动。我羡慕所有的格斗选手都可以为了梦想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精神,钦佩他们的胆识、欣赏他们的智慧,赞叹他们不服输的坚韧。当这些自强不息,加上一点爱与尊重,就在八角笼里升华成了最至高无上的体育精神。

他们身上的每一颗汗水都闪闪发光。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深圳港
主题数
76
帖子数
0
注册排名
1